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92、结局(1/2)

回去的路上, 江忍一直没有说过一句话。

他的一切疯狂,似乎随着十二月的冰雪化去。她扣住他的手,本来要从医院回廊往回走。孟听还需要住几天,他的脚还没养好就到处跑, 重新伤了一回。

孟听给保镖比比划划, 配着沙哑的嗓音:“嗯,找个轮椅, 推他过去。”

那只扣住她的手猛地一紧, 随即又松开。

孟听握住男人的大掌:“怎么了?”

“你到底明不明白?”他压低了嗓音,几近低吼,“那报告单是真的, 我精神不正常。心理有问题,我和那些疯子没什么不同!”

他绷着破碎的嗓音,死死盯着她的眼睛:“他们找到的那些东西也是真的!我带着那些去找闻睿了,我差点……”

她不想再听他侮辱自己, 她打断他:“江忍, 我明白。”

他一瞬安静下来。

医院的回廊就他们两个,保镖很快复返,把轮椅放下,又赶紧离开。

她让他坐下,男人的身躯却僵硬似铁,用一种无声的方式与她对峙。

孟听有些无奈:“我明白,所以你又要和我分手吗?”

那两个字刺痛了他的心,他猛然抱住她。

折腾一晚上, 他们背后就是快要升起的朝阳。

听说化雪的时候,比下雪还要冷。

她想听他的选择。

一切都变了,他们会长大, 可是有一样东西,从朝阳初升到日落,从前世到今生,永远不会变。

说来惭愧,他曾轻轻说,什么都在变,江忍却依然是曾经的江忍。

孟听环住他劲瘦的腰。

他用压抑到极致的嗓音说:“不分手,别离开。”

这六个字,让他闭上眼。

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的,他在今夜做的事,换做任何一个姑娘,都不会再敢和他在一起。他也确实被逼疯了。可是他只想求求她别离开。

陪他一年是一年,陪他一分钟是一分钟。

别离开。

她弯唇,轻轻地笑:“好,不分手,不离开。”

孟听让他在轮椅上坐好,然后蹲在他腿边:“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江忍,你生病了。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好……”

他眸色漆黑,渐渐起了波澜。

孟听按住他的手,继续说完:“可是你的病是我。”她笑起来,“我和车子掉下山坡的时候,竟然谁都没想,只在想你,如果我死了,我的江忍会多难过啊。所以我努力活过来了。我怕你生病,怕你难过,怕你孤单。”

他抿唇,黑眸中满是静谧细碎的光。

“所以,如果你不能好,那就抱歉了,我得看着你一辈子。禁锢你的心,判决你终身囚禁在我身边,江忍,上诉吗?”

彼时朝阳升起来,冬天的第一抹温柔将夜色驱散。

他眼眶温热,低声道:“服从判决。”

~

江奶奶在医院休息了一晚,第二天见到江忍的时候,老人差点又落泪。

老人拉住他的手,苍老的模样让江忍抱了抱她。

小丽说:“江总,祖奶奶睡着也哭了,不知道梦到了什么。”

江忍接过帕子,给老人擦干净脸,低声道:“是孙儿不好。”

后来孟听问他:“你之前做什么了?江奶奶为什么哭得那么伤心?”

他不说话,只是笑着给她别过了耳后的发:“春天快来了。”

她便也笑起来。

“江忍,我高二认识你,如今长大了。”

他笑着嗯了一声,没了后文。

大二下学期开学的时候,他的腿渐渐好了起来。比以前好太多,只不过仔细看,还是有些不对劲,然而他放慢步子,已经和正常人无异了。

他找她那次,到底重新伤了腿。即便好起来了,也不可能完全和以前一样。然而男人气度沉稳,已经看不出来了。

闻睿以绑架罪和几年前的教唆罪入狱。

以他的性格,在里面估计一年都受不了。

江忍养伤的时候,江季显时不时帮忙江忍公司。

似乎随着闻睿伏法,他对闻曼的执念也在慢慢消散了。他终于重新审视,作为父亲,自己这辈子究竟为江忍做过什么。

实在是太少了,江忍的病和江忍最后险些做出来的事,江季显也有责任。

高义很高兴,江忍却说:“别让他碰公司的一切东西。”

江忍活得骄傲,他前两年冬天去小港城一杯杯敬酒时没有低头。如今就不会接受江季显的悔悟。

他的忽视让江季显很难受。

江季显经常来他公司坐坐,江忍不冷不热,江季显最后又只能走了。

江季显抬眸,这座繁荣的城市里,到处都是高楼大厦。

无数先辈和后生,在这座城市漂流、辛苦打拼,可是江忍却在这里站稳了。他在B市有了一席之地,不管谁提起江忍,都不会说他是骏阳江季显的儿子,而是说曦庭的老板。

后生可畏。

江忍的荣誉和骄傲,不属于江季显分毫。

江季显望着这座城市,第一次觉得自己已经老了。老得怀念不动爱情,老得想亲近儿子,可是却发现已经有些晚了。

江季显近来也偶尔想起孟听。

如果当年的闻曼,有孟听的十分之一良善,也许今天全然是另一个结局。

开春江忍已经回到了公司。

孟听坐在他办公桌上看他:“我之前说,如果你手术好了的话……”我就嫁给你。

江忍说:“我才二十一岁。”领不了证。

她居高临下,恼得想踢他。孟听才不信江忍没有办法。

她快大三了,成熟姑娘褪.去了高中那股子青涩。多了几分让人牵肠挂肚的韵味。

她出落得很好看,孟听有时候看着镜子也会想,如果上辈子没有毁容的话,她彻底长大就是如今的模样。走在路上回头率百分百,带着一整个世界的明媚与欢喜。

当初的小公寓孟听偶尔会去和江忍一起住。

放五一假的时候,舒杨想回一趟家,问孟听要不要一起回去。

周二周三都没课,孟听许久没回家,挺想舒爸爸的。

她请了周一的假的话,就可以和舒杨一起回家了。

她给江忍说了这件事,江忍也不反对,他说:“早点回来。”

孟听笑着点头,欢喜回家了。

江忍比她还早出发去H市。

那天他穿得很正式,高义问他:“江总你是不是很紧张。”

江忍冷冷看他一眼。

高义说:“我当初见岳父也紧张,理解理解。”

舒志桐放下锅铲开门的时候,以为是儿子女儿回来了,一开门就看到了门外高高大大的年轻男人。

舒志桐:“……”

江忍递手中的礼物给他:“舒叔叔。”

舒志桐不接:“客气了,我女儿和儿子都没回来,你要进来等等吗?”

“我来找您的。”

“做什么?”

“提亲。”

舒志桐差点没被自己口水噎死。

江忍站直,用当年在军大院学的,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:“江忍,男,今年二十一,B市人。祖父做过元帅,家父从商,我是曦庭的创建人。我用一切,换和您女儿相守一辈子。”

他放下抵在太阳穴的手,双手把文件袋递过去给舒志桐看。他的资产,股份,还有转让书。

舒志桐翻了翻,被天价“聘礼”惊呆了。

江忍简直是要卖给他女儿,给他女儿打一辈子工。

舒志桐被巨额财产吓得手软。

“咳咳,你们都还年轻……”

江忍沉默看他,气场比三十岁的男人还成熟。

舒志桐突然觉得没法交流了。

~

孟听晚上回来的时候,舒志桐脸色怪怪的。

“舒爸爸!”

舒志桐叹息一声:“听听长大了。”

舒杨也别过脸笑了笑。

他们放假要回B市前一晚,孟听收到了江忍约她出去的短信。

她没想到江忍也来了,高高兴兴和他一起出去。

“聆听”项目面朝大海,是H市如今最辉煌的建筑,也是他的商业王国第一抔国土。

男人赤着脚,背着背上的姑娘在夕阳下慢慢走。

夕阳已经只剩最后一抹光线,把他们的身影拉得老长老长。

海风吹过来,让人昏昏欲睡,她困乏地睁着大眼睛:“江忍。”

“嗯?”

她娇声道:“总觉得,和你一辈子这样,是件很幸福的事情。”

江忍咬着舌尖,压着内心的颤栗感。

他还是不习惯听她说情话。

他把她往上颠了颠。

背上的姑娘压过来,在他耳边轻轻道:“你知道你在我心目中是什么样的男人吗?”

“说说看。”他心跳加快。

她说:“我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

他的心被她言语撩拨地上上下下,快失了常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@久久小说网 . www.txt998.cc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久久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